關注我們 新網站 English
新聞中心

究竟是誰毀壞了我們的水源和土壤?

期待著不遠的將來,清澈的河流、肥沃的土壤和干凈的空氣不再是回憶和夢想。


NASA連續15年拍攝的北京霧霾形成系列照片中,2005年的那張圖注為“2005年2月28日。耕地流失和水資源短缺,是13億人口的中國所面臨的糧食安全挑戰。”


而這張圖揭示了華北地區農業生產的另一大威脅:區域霧霾。回顧15年的歷程,很多值得反思。


當初以為只是局部發生、對農業造成威脅的霧霾,如今局面幾近失控、威脅著數以億計人們的生活。各種討論井噴,因為再多的段子也抵御不了說來就來的臟空氣,很難再相信私家車、掛爐烤鴨、早點攤是大氣污染的元兇,即使不能馬上治理,民眾也希望能找到癥結并正視其所在。

這樣的態度才有可能自救。討伐霧霾的同時,別忘了NASA提到的“耕地流失和水資源短缺”。耕地流失除了被侵占,還由于被過度污染不適合種植。水資源短缺亦然,不僅是干旱的影響,污染帶來更大的“短缺”。對于日益嚴重的水污染、土地污染、關乎百姓健康的農作物果蔬安全,早到了應該認真追查根源的時候了,不能再簡單地將罪過推給農藥化肥殘留——它們不是沒有污染,它們對水源、土地污染的“貢獻”和私車對霧霾的“貢獻”差不多。

我國環保標準將地表水分為五類:

一、二類最干凈,可作為飲用水源;

三類可作為飲用水源、水產養殖區、游泳區;

四類可作為一般工業用水和人體無直接接觸的娛樂用水;

五類可作為農業用水和一般景觀用水;

劣五類除調節局部氣候外,幾乎無使用功能。三類是個分界線,三類以下的水不適于做飲用水源、人體不能直接接觸(不能游泳)。

有多少江河湖泊臟到不能下水游泳?2015年的《中國環境公報》中,全國地江河湖泊中三類以下平均值為35.5%,這一數值在長江流域是10.5%,黃河流域是38.7%,珠江流域是5.5%,松花江流域是34.8%,淮河流域是45.7% ,海河流域是57.8%,遼河流域是60%。曾經作為各地魚米倉的淡水湖情況更糟,太湖、洪澤湖、鄱陽湖、博斯騰湖等是四類水,巢湖、洞庭湖、貝爾湖等是五類水,滇池、白洋淀等是劣五類水。

再看看地下水。地下水的水質分為優良、良好、較好、較差和極差。全國范圍內差等(較差和極差)的平均值是61.3%,這一數值在淺層地下水中為66.2%,在中深層(包括部分巖溶水和泉水)水中是52.3%。在17個省市的“重災區”,該數值高達79.6%。難怪有人發出“八成地下水被污染”的驚呼!

海水干凈嗎?三類以下河水入海的流量占總流量的58.4%。公報中未見河流中的重金屬等高危物質的相關檢測數據,但“國家海洋局報告稱,2012年經珠江流向南海的重金屬超過3700噸”。珠江流域最干凈,“臟水”比例只有5.5%!重金屬不會自己消解,除了被洋流帶走,更多的恐怕會隨著“生蠔、牡蠣、黃魚這些美味的海產品在我們餐桌上‘重金奉還’”,由此有了“另一個舌尖上的中國”。


水資源的污染主要成因有“流域水資源產權界定的不清晰導致了流域水污染‘公地悲劇’問題;流域上游地方政府對流域水污染管制的動力不足;中央對地方政府的考核機制過于偏重經濟增長等方面,導致地方政府缺乏有效的環境管制激勵;流域地方政府在環境管制方面存在嚴重的地方保護主義”。簡而言之,政府監管不足,除了民用垃圾肆意拋灑、農田殘留化肥滲入,更大的污染源是企業排污太重、太多、太超標。

同樣的原因導致中國土壤污染嚴重。根據環境保護部和國土資源部2014年聯合發表的我國首次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,“全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,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,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,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。”土壤總超標率為16.1%,污染物以重金屬等無機型為主(82.8%)。

與民眾健康更直接相關的耕地的超標率為19.4%,主要污染物為鎘、鎳、銅、砷、汞、鉛、滴滴涕和多環芳烴。耕地污染會導致作物減產甚至絕收,“重金屬還可能通過食物鏈遷移到動物、人體內,嚴重危害動物、人體健康。”滴滴涕屬于“歷史問題”,作為農藥在我國于1983年禁用,2009年禁止在境內生產、流通、使用、進出口,隨著時間的推演,滴滴涕會緩慢降解,但其他污染是越演越烈。我國受鎘、砷、鉻、鉛等重金屬污染的耕地面積約占耕地總面積的五分之一。每年受重金屬污染的糧食達1200 萬噸,因重金屬污染而導致糧食減產達1000 多萬噸,合計經濟損失至少200 億元。

這些污染本來是可以控制的,比如中國最大的水稻產區湖南的“毒大米”(鎘米)。2008年已有學者向湖南省相關部門建議重視鎘污染,以免拖延累積爆發“鎘米殺機”,但政府的批復是“防止炒作”。

2013年湖南的鎘米被曝光,農民們損失慘重,僅蘭溪米市事發后即損失4億元。鎘米成因復雜,污水灌溉難逃其咎。鎘對人體的毒害最直接的是皮膚接觸,其次才是通過飲食攝入,可想而知赤足站在水田中的稻農所受的侵害。但他們不懂、也無暇顧及毒害,辛辛苦苦種出來的大米賣不出去才令人心焦,更絕望的是祖祖輩輩討生活的農田無法耕種。能控制的不控制,惡果出來誰來對受害的農民負責?

污水灌溉和污染型缺水是水污染對農業的兩大殺手。污灌損失最大的還不是湖南,而是河南、安徽和遼寧。2010~2013年31個省區市污水灌溉共造成農業損失76.62~95.18億元,污染型缺水共造成農業損失270.47~285.92億元。也許有人會說,這點錢在全國總GDP中無足輕重,可他們是否想過,這些損失令災區農民傾家蕩產。更可怕的是,受污染的農產品不知不覺地流向社會。


對抗污染已經到了打一場戰役的殊死關頭。空氣已經潰不成軍,水和土壤如果再失守,結果會怎樣?每個人其實都知道,貨幣、房產、工業、高鐵、名表和皮包那些奢侈品等各種引以為傲的社會和個人財富,都不能拿來吃、也不能拿來喝。不要說給后代留些什么,這一代是否能平安度過都值得斟酌。


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英國對污染土地實行資金等級負責制,誰污染誰負擔,如果找不到污染源頭,由土地擁有者負責。如此以來,土地擁有者在賣(租)地給企業時,會相當謹慎。荷蘭實行強制干預,一旦發現污染,政府立即采取強制措施。強制有力度,企業才聽話。經濟活動常常唯利是圖,完全依靠企業良心自覺守法不大現實,政府必須要切實給予管控。法國強調以預防為主,風險評估相當嚴格,并要求土地使用者承擔修復被污染土地的責任,同時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——如果對偷排的業主像對天津擺氣槍攤的大媽那么嚴格,治理效果想必不錯。希望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借鑒,期待著不遠的將來,清澈的河流、肥沃的土壤和干凈的空氣不再是回憶和夢想。


仰韶小講堂

河南仰韶生化工程有限公司是酶制劑、飼料添加劑的專業生產加工公司,擁有完整、科學的質量管理體系。河南仰韶生化工程有限公司的誠信、實力和產品質量獲得業界的認可。歡迎各界朋友蒞臨參觀、指導和業務洽談。 河南仰韶生化工程有限公司 簡 介 河南仰韶生化工程有限公司,是一家集生產、科研、銷售為一體的股份制高新生物技術企業,主營酶制劑、飼料添加劑的生產與銷售...

了解更多 +

©Copyright 2005~2014 yssh.com.cn 版權所有 豫ICP備05021641號 豫公網安備41122102000103號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完美世界手游古橡之灵怎么加点